紅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污污的粉色视频_污污的软件下载_污污的视频带疼痛的声音

夢的開始

  江玥買瞭一雙紅鞋。

  某天某女給我來瞭一條短信,顯示的還是雪敏姐的號,帶點乞求帶點急切:你快給我回個電話吧!

  我打瞭這通電話,我向上帝懺悔。這通電話的直接後果是造成我的手機餘額減少瞭七塊四毛錢。我應該是直接給她回條短信,問她怎麼回事,不,我甚至連這一毛錢也不該花!上帝,我錯瞭!

  當我擔心雪敏姐發生什麼事急沖沖回瞭一個電話後,非常不幸,我發現那頭傳來的是江玥的聲音,更加不幸的是我發現她竟然在笑,而且笑得十分猥瑣,然後給我來上一句娜娜,你不要打我哈!我手機在我房間,我躺在雪敏姐床上不願去拿。我就想告訴你,我買瞭一雙紅鞋。

  一句我就想告訴你,我買瞭一雙紅鞋,如果是席妞妞,就會此時一聲不吭的掛瞭電話;如果是彬彬,就會大罵一聲去死!變態的女人;如果是叢雯姐姐,她會來半玩笑半嗔怒的說一句過分;如果是燦姐,反而會反問一句啊?,而你根本猜不到她的表情;如果是蓉蓉,也許根本就不會理她,法國的長途還是有點貴的,如果……

  世界哪有那麼多如果,我的不幸在於我就是我。犧牲瞭寶貴的動畫片時間,聽她絮絮叨叨的將近一個小時,一半是關於她買這雙紅鞋的前因後果,一半是這雙紅鞋有多麼好看,羅嗦得以至於我開始懷疑電話那頭的女人是不是張玥。掛電話後,我沮喪得發現我打瞭七塊四毛錢,都夠買4個蘋果瞭,心情無比鬱悶。

  臨睡覺前,某女給我來瞭條短信不如你明天來我傢玩,我請你吃飯。考慮到叢雯姐姐出差,考慮到我也確實沒事,考慮到這七塊四毛錢,我咬牙切齒的給她回瞭一條:

  好!

  一覺醒來,發現不到八點,覺得人生很失敗,本來打算睡到十點的。看來周末的懶覺是無福消受瞭,覺得很不甘心於是就賴在床上懶得起來,回憶著昨夜的夢。

  昨夜夢瞭一夜,可現在卻記不起來。唯一記得是滿眼的紅色。好像是一個噩夢,卻依然沒有讓我驚醒。被夢驚醒的時代似乎已經離我很是遙遠。我已經學會以旁觀者的姿態去對待我的夢境,噩夢就猶如看一場恐怖電影。沒有如臨其境,隻有瞭冷眼旁觀。任它恐怖血腥,我亦波瀾不驚。一直以來她們都愛和我一起看恐怖片,覺得非常有安全感,每一個恐怖點我都可以事先猜到並加以點化,順便再來點影評。其實我也無奈瞭,即是看恐怖片就是追求恐怖的刺激,沒有瞭刺激又何苦看恐怖片?

  紅色?似乎有一些不好的感覺,這種感覺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瞭。想想也許是昨天聽江玥說瞭紅鞋的緣故。我告訴自己沒事的,應該沒事。想到這裡,竟莫名其妙的冷笑瞭一下,笑得自己心中一驚,煞是慎人的。你說說,我要是被自己嚇死在床上,是不是也太秀逗瞭。

初見紅鞋

  5號線的開通真的讓我傢附近的交通變得很方便,我也就理解為什麼那些傢夥們愛來我傢蹭飯。

  看到瞭那雙紅鞋,很紅,仿佛……

  那雙鞋很漂亮,很正的中國紅上閃著皮質的光澤,鞋口處的那圈暗花若隱若現,很濃鬱的東方古典元素,美得妖嬈。

  妖嬈,的確。如果比做女人的話,一襲紅衣,沒有過多的花俏,卻是那種在舉手投足間攝人魂魄。應如新娘般的端莊,卻讓人覺得妖嬈的近乎邪性。

  就是這麼一雙鞋,江玥讓我來看的鞋。

  怎麼樣,漂亮吧!

  還沒到你本命年吧?不像你的風格啊,玥姐。再說也不太好配衣服啊!

  哈哈,當時就是喜歡,也沒想那麼多就買瞭。再說吧!

  哪買的?多少錢

  一傢無名小店,400。本來要480,我還瞭半天價才下來

  你真舍得。老大,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。

  舍得舍得,沒有舍哪有得

  靠,老大。不要就買雙鞋,至於搞得這麼有哲理嗎?楊裊裊呢?

  和雪敏買菜去瞭,本來想等你來一起去買的。誰知道你這麼晚來。

  買菜?你不是說請我吃飯的嗎?

  對啊,請你來傢吃飯啊!玥姐邊笑邊答,依舊很猥瑣。

  我心一沉。

  果不出所料,這頓飯還是我做的。我發現現在的我做飯好吃,其實沒有什麼好處。也許結婚後我會成為牢牢掌控丈夫的胃的巧婦,而現在我隻能成為某幫女人的廚娘。

  在她們傢玩得很晚,幹脆就不回傢瞭。娟娟不在,於是我理所當然的征用瞭她的床。

夢遊味道

  一雙,兩雙,三雙,四雙……

  是鞋店嗎,這麼多的鞋。不對,這不是在鞋店,這些鞋根本就不是一個時代的。高跟鞋,盤底鞋,三寸金蓮的繡花鞋。真美啊,不是漂亮,是美,而且它們都是——紅色的。

  一個夢,我睡在娟娟的床上做瞭一個夢。一個關於紅鞋的夢,許是白天的那雙紅鞋給我的印象很深,正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。可我為什麼會醒,這讓我很是鬱悶。我往旁邊望去,江玥的床是空的。上廁所去瞭吧!想到這裡,自己也覺得有想上小號的感覺,晚上的確不該喝那麼多可樂,隻好等她回來瞭我再去瞭。